• 2005-12-08

    幽灵 - [诗歌]

    一群身穿黑衣的幽灵,
    必然有模糊不清的面孔。
    那些躲在黑衣背后的面孔,
    总是在打量活着的牲口。

    走在前面的幽灵,
    显然挑着芬芳的食品。
    那些落在后面,吆喝着的家伙,
    抬着一具具成熟的尸体。

    先知说,幽灵的食品来自乌有之邦,
    他们不需要劳动,
    一旦展开想象,食品就从天上掉下来。

    我曾经见过幽灵的食品,
    煮熟的小麦,切碎的南瓜,
    一具具尸体,仿佛秋后的玉米棒子。

     

    (一个幽灵在我的世界里徘徊太久,当我睡下,她就来临,当我醒来,她即离开。告诉我,我是永远醒来呢,还是永远睡眠?诗歌做证,我不喜欢这个幽灵已经太久,可是我无法在醒来和睡眠之间做一次简单的取舍。)

  • 2005-10-13

    足球 - [诗歌]

    在嘈杂的人群中间,
    我有幸看见你的,
    原谅我,一定要原谅我,
    看见你的,我就想起了足球。

    多么准确的联想啊,
    爱情作证,你的,
    虽然略有下垂,但整体看来,
    的确有着足球的样子。

    如此美好的比喻,
    并非出自我的创造。
    在我之前,有人曾经如此赞美,
    我之后,更多的人还在一遍遍重复。

    伟大的爱情总是天长地久,
    此时此刻,我对你就是如此。
    你知道的,这些年来我一直爱你,
    为此,我甚至爱上了所有摸过你的人。

  • 2005-10-13

    malena - [诗歌]

    malena,西西里的malena,
    高挑的身材,挺拔的乳房,
    当我在后面看你,
    你的短裙自动落下。

    记得当年,你切开橙子,
    擦拭你的乳房。
    我愿意被你切开啊,
    愿意是那只被你切开的橙子。

    malena,你的体香灌满了西西里,
    我骑着单车跟随你,
    象狗一样的呼吸,
    malena,我闻到了你阴道的气息。

    我曾经凿了一个小洞,偷看你,
    你2楼的东墙上,我凿的小洞,
    我曾经看见别的男人要你,
    malena,那个男人就是我。

    最后一次,我迎着你啊走过去,
    我看见你的乳房中间躺着一个小东西。
    天啦,malena,我身材瘦小,发育不良
    你深深的乳沟,多么合适做我的睡床啊。

  • 2005-07-02

    姿态 - [诗歌]

    我把手伸出去,
    我把手臂伸出去
    我把十根手指伸出去,
    我把十片指甲伸出去。

    我的指甲顺着我的手指伸出去,
    我的手指顺着我的手臂伸出去。
    我在一片山坡上,前面很开阔,后面也很开阔,
    我把手伸出去,我把仅有的十个指头全部伸出去。

    我的屁股蹶得很高。
    我的阴茎被无限拉长,
    我的脚尖立了起来,
    我用一个脚尖支撑住了整个身体。

    我的裤腿灌满了风,
    我的鼻孔发出了吼声,
    我的眉毛变成了头发。
    我的头发“哗”的一声,飞离了头皮。

  • 2005-07-02

    鸽子 - [诗歌]

    我的女人,20出头,
    她有着观音一样的面孔,
    和柳枝一样的长发。
    她的乳房发育不成熟,
    只好露出一段洁白的腰身。

    我的女人夜夜夜夜睡在闺房,
    她的闺房在破旧的四合院里,
    她的身边还躺着一群鸽子,
    我的女人曾经说,她只喜欢男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