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清明节到了,
    此时的老家,应该是小雨纷纷了吧,
    我能想象,雨淋湿了你的坟墓,
    一些小石头滚到了旁边,
    用来点香火的台子,已被灰尘遮盖
    父亲,我不见你,已是两年有余。

    记得上次跪在你的坟前,
    山上刚刚燃烧过大火。
    那么多松树都死了,
    荒草也死了,山是秃的,
    你的坟墓比平时要醒目很多。

    父亲,无论如何今年我们都得见上一面,
    从临澧到北京,迢迢三千里啊,
    指望你来,可能性应该不大,
    你年纪老迈,身体浮肿,
    我担心你体力不支,担心你迷路。

    所以,我决定回老家去看你。
    我打算带着我的女人,
    先坐一个晚上的火车,
    再找人借辆吉普,直接开到你的面前,
    中途,我们还会路过你曾经上班的地方。

  • 2006-03-06

    绝句

    我看见傻逼们挤满了长安街,
    越过建国门,他们打算蔓延到外省去;
    我又看见傻逼们占领了外省,
    沿着铁路,他们已经会师北京城。

  • 2006-02-19

    仇人

    事隔多年,我的仇人依然粗暴,
    在马路对面,她终于发现了我,
    她的眼神传来积攒多年的愤怒,
    大吼一声,行人都停止了脚步。

    只有我撒腿就跑,
    只有她在追赶我。
    我要跑出她的视线,
    她一定要抓住我。

    我担心跑进死胡同,
    担心前面忽然出现她的保镖。,
    担心她逼我还钱。

    呜呼,多年的躲藏化为乌有,
    我的仇人情绪高涨,
    她一边追赶我,
    一边唱着进行曲。

  • 2006-01-18

    偶记 - [随笔]

    读许志永的博客,难过。
    好久没有这么难过了,我摸了摸自己,似乎每个细胞都是无耻。
    我知道比我更加无耻的人,此时此刻正躺在酒肉之间,
    我也知道我不是无耻的原因,也不是无耻的结果,我只是众多无耻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细小的无耻,
    但这不足以成为我无耻的理由,也不能成为我自我原谅的理由,
    我明白我将要为我的无耻付出代价,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更大的报应等待着我,
    我逃不掉的,即使我打算逃向自我,主也会惩罚,
    主只会原谅许志永这样的人,因为他象主的儿子,带着主的意思,一刻不挺地拯救着那些苦难的人。

  • 2005-12-08

    幽灵 - [诗歌]

    一群身穿黑衣的幽灵,
    必然有模糊不清的面孔。
    那些躲在黑衣背后的面孔,
    总是在打量活着的牲口。

    走在前面的幽灵,
    显然挑着芬芳的食品。
    那些落在后面,吆喝着的家伙,
    抬着一具具成熟的尸体。

    先知说,幽灵的食品来自乌有之邦,
    他们不需要劳动,
    一旦展开想象,食品就从天上掉下来。

    我曾经见过幽灵的食品,
    煮熟的小麦,切碎的南瓜,
    一具具尸体,仿佛秋后的玉米棒子。

     

    (一个幽灵在我的世界里徘徊太久,当我睡下,她就来临,当我醒来,她即离开。告诉我,我是永远醒来呢,还是永远睡眠?诗歌做证,我不喜欢这个幽灵已经太久,可是我无法在醒来和睡眠之间做一次简单的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