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13

    足球 - [诗歌]

    在嘈杂的人群中间,
    我有幸看见你的,
    原谅我,一定要原谅我,
    看见你的,我就想起了足球。

    多么准确的联想啊,
    爱情作证,你的,
    虽然略有下垂,但整体看来,
    的确有着足球的样子。

    如此美好的比喻,
    并非出自我的创造。
    在我之前,有人曾经如此赞美,
    我之后,更多的人还在一遍遍重复。

    伟大的爱情总是天长地久,
    此时此刻,我对你就是如此。
    你知道的,这些年来我一直爱你,
    为此,我甚至爱上了所有摸过你的人。

  • 2005-10-13

    malena - [诗歌]

    malena,西西里的malena,
    高挑的身材,挺拔的乳房,
    当我在后面看你,
    你的短裙自动落下。

    记得当年,你切开橙子,
    擦拭你的乳房。
    我愿意被你切开啊,
    愿意是那只被你切开的橙子。

    malena,你的体香灌满了西西里,
    我骑着单车跟随你,
    象狗一样的呼吸,
    malena,我闻到了你阴道的气息。

    我曾经凿了一个小洞,偷看你,
    你2楼的东墙上,我凿的小洞,
    我曾经看见别的男人要你,
    malena,那个男人就是我。

    最后一次,我迎着你啊走过去,
    我看见你的乳房中间躺着一个小东西。
    天啦,malena,我身材瘦小,发育不良
    你深深的乳沟,多么合适做我的睡床啊。

  • 2005-09-25

    梦见了爸爸 - [****]

    9.24

        我梦见了爸爸,从开始到梦结束,爸爸不曾对我说一句话,他的表情甚至有一些严肃。早上,我提起梦,妈妈说,在梦里,死去的人是不说话的。
        但是我明白爸爸的意思,我是说,爸爸虽然一直没有说话,但我却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们之间有沟通,我说,他沉默,他用沉默的方式与我进行了沟通。
        第一个场景应该是在桌边,爸爸坐下来吃饭,他倒了一杯葡萄酒。我赶紧走过去,说,柜子里还有一瓶不错的水井坊,喝这个吧。这个时候,场景似乎发生了转移,酒不再是梦的重心,舅舅过来了,我说,这个喝酒的场面我曾经经历过,是梦呢,还是事实?舅舅似乎在责怪我,他认为这当然是事实,决不是梦。我很高兴,如果这是事实,说明爸爸没有去世。
        舅舅的出现让爸爸非常高兴,活着的时候,每年春节与舅舅的见面,以及见面之后热闹的酒席,一直是爸爸生活的快乐所在,此时,在梦里,场景一如现实,可见爸爸和舅舅的感情之深。
        梦的神奇就在于变化,按照日常生活的逻辑,接下来应该是他们互相敬酒,大醉,梦却不这么发展。似乎有很多人知道爸爸回来了,所有的亲戚,尤其是爸爸的姐妹。但爸爸似乎对这些人的出现不高兴,首先出现的是他的嫂子,她似乎要和爸爸招呼一下,但爸爸并不看他一眼,接下来出现的是爸爸的姐姐,我在梦里赶紧走过去,搀住她颤巍巍的身体。有意思的是,爸爸似乎不愿意看他的姐姐,他站起来,有离开的意思了。
        我的泪水流了下来,跑过去抱住他的身体,轻轻的哭,说这么多日子,我好想他。这个时候的爸爸,似乎是没有表情的,不过,他用手拍了拍我的背,然后就走到了门外。
        最清晰的场景是爸爸走的样子,他会飞了,象一架小型的飞机,或者象一名跳高运动员,爸爸先助跑,然后高高跃起,转眼就看不见了。

  • 2005-07-02

    姿态 - [诗歌]

    我把手伸出去,
    我把手臂伸出去
    我把十根手指伸出去,
    我把十片指甲伸出去。

    我的指甲顺着我的手指伸出去,
    我的手指顺着我的手臂伸出去。
    我在一片山坡上,前面很开阔,后面也很开阔,
    我把手伸出去,我把仅有的十个指头全部伸出去。

    我的屁股蹶得很高。
    我的阴茎被无限拉长,
    我的脚尖立了起来,
    我用一个脚尖支撑住了整个身体。

    我的裤腿灌满了风,
    我的鼻孔发出了吼声,
    我的眉毛变成了头发。
    我的头发“哗”的一声,飞离了头皮。

  • 2005-07-02

    鸽子 - [诗歌]

    我的女人,20出头,
    她有着观音一样的面孔,
    和柳枝一样的长发。
    她的乳房发育不成熟,
    只好露出一段洁白的腰身。

    我的女人夜夜夜夜睡在闺房,
    她的闺房在破旧的四合院里,
    她的身边还躺着一群鸽子,
    我的女人曾经说,她只喜欢男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