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6

    谨记 - [其他]

            新春又临,我听见时间哗哗地,从我身体里流过,不回头,也不悲伤。可是我是悲伤的,我看见时间哗哗地从我手中穿过,只留下我一个人,独自面对自己渐渐苍老的脸。前几日,堵在国贸桥下,收音机里传来“小小少年”的歌曲,歌声依然年轻,可是我已经老了。一起走过来的人们啊,我们都老了,只有歌声停留在时间的岸边,偶尔随风飘过来,唤起我们挥之不去的虚无。

            一位少年在树林里歌唱
            他的歌声比黄鹂鸟还要尖细。
            我多么怀念那种单薄的声线啊
            可惜我永远也回不去了。

            是的,我再也回不去了,只能跟着神的脚步朝前走。
            正月初一,北京,苏,谨记。

    分享到:

    评论

  • 内心一天新似一天 啊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