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6

    短歌 - [诗歌]

    家住亦庄

    亦庄,我起居的地方,
    距离我的家乡多么遥远。
    我的家乡在澧水旁边,
    从那里出发,抵达亦庄,
    应该需要三天三夜吧。

    俪歌

    宽宽,神的女儿,我的姊妹,
    她做饭的动作拖沓,
    她洗漱的过程缓慢,
    如此繁复的劳动,迟疑的节奏,
    刚好符合主的美意。

    分享到:

    评论

  • 事实上,自从离开,我们再也回不去家乡;虽然,我们的精神还可以回想;虽然,我们可以避开春运高潮,舒适地回到家乡;虽然,我们可以坐在自家庭院和父母聊天;虽然,我们可以回访小学校舍、池塘和儿时玩伴;虽然,在村里路上碰到当年老师,还是毕恭毕敬地喊声老师好但你知道,我们回不去家乡了,不是三天三夜,而是一生;离开即永远离开了,我们的归宿在天上;我们是被主洒落在人间的种子,我们不属于那块土地,虽然生于斯、长于斯,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到天上去。<br>
  • 宽宽是上帝送给你的这一生最好的礼物,这在我第一次看见她时就有的感觉,在北京,在那个喧嚣的大都市,一个读了大学的妙龄北京女孩,还那么纯真、安静、内敛、善良、忍让她是天生的基督徒,而我们是受了主的召唤,受了主的捶打,才跟从了主的。杨总正在他的博客上推出《新女学》,30万字,有空可去看看,给评论评论。<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