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11

    与乳/房有关的二首诗歌 - [诗歌]

    海口是个好地方


    我热爱的女人去了海口,
    带走一对迷人的乳/房。
    她穿过的裤衩还在,
    她买的避孕套还没有用完。

    从北京到海口,多么遥远的距离!
    所谓千里迢迢,山高水长,
    纵然我爱她至死不逾,
    也不能立刻把这些日用品送到她的身边。

    啊,海口是个好地方,
    那里物产丰富,灯火辉煌,
    我愿我的爱人抽点时间,逛逛超市,
    多买些杜蕾斯放在家里。

    我愿她轻解罗裳,露出迷人的乳/房,
    愿她正确使用避孕套,千万不要怀上小孩。
    我愿她一步一步走向高潮,
    但是脑海里不要闪过我的样子。

    此时的大海

    爱人,请你解开衣裳,
    把乳/房献给大海。
    你看此时的大海,多么热爱你的乳/房,
    乳/房是好乳/房,大海是好大海。

    你看看此时的大海,
    在你的乳/房面前越铺越远。
    哦,乌有的大海是黑暗中的大海,
    乳/房不羞涩,大海也不多情。

    黑暗堆在大海,
    如同乳/房长在胸膛,
    黑暗越来越黑,如同乳/房越来越大。

    谁能告诉我,黑暗什么时候消失?
    如同大海什么时候干涸?
    乳/房什么时候萎缩?

    (按:乳/房成了敏感词,这意味着乳/房在传统的渠道里,是个道德禁忌,我的诗歌刚好从这里开始,消解掉她的道德意义和审美意义,我的乳/房只与乳/房有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