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3

    诗歌二首 - [诗歌]

    Darling

    Darling,今年春夏之交,
    我又一次时运不济。
    我头晕脑胀,印堂发黑,
    厄运就要走进我的身体。

    报表显示,我的GDP发展速度
    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个百分点,
    财政收入更是每况愈下,
    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程度。

    Darling,你经常告诉我,
    市场经济,效益为先,
    今年的生意,如此清淡,
    叫我怎么维持到年底。

    可叹女人们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她们不知道节衣缩食,共度难关,
    只会除掉裙琚,一遍又一遍要我。

    我只有逃开,去我的乌有之乡.
    做一名诗人,百无一用,隔靴搔痒,
    Darling,你不要说我下贱,
    也不要说我可耻。 

    白杨树

    爸爸,我看见白杨树正在一片一片凋落
    我要栽许多白杨树,在屋后面的长堤上
    在杂草丛生的池塘边,我要栽许许多多白杨树,
    在这个世界上,我相信白杨树能够坚持得更加长久。

    你看这些白杨树还在一节一节上升,
    可是爸爸,今天早上我看见的白杨树,
    我们的白杨树,他变成了一团火,痛苦地燃烧
    火焰象一只搏动的心,在空中扑通扑通地跳

    池塘里的水也红了,岸也红了,妈妈捶衣的石板也红了。
    一只大鸟目睹白杨树燃烧,一千只大鸟目睹白杨树燃烧
    这些巨大的鸟在白杨树的上空盘旋又盘旋,
    爸爸,我看见了白杨树的叶子正在一片一片凋落

    一片一片凋落。它们砸在土地上,
    溅起好多鲜血,为什么象一只只燃烧的蜡烛?
    砸在翻开的书页上,为什么象一群水鸟?
    在殷红的水面,嘎嘎的飞。

    分享到:

    评论

  • 小和,你好,前几日给你发去邮件两封,不知道收到没?看了你的诗歌,好像最近有点情况,祝顺利<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