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18

    偶记 - [随笔]

    读许志永的博客,难过。
    好久没有这么难过了,我摸了摸自己,似乎每个细胞都是无耻。
    我知道比我更加无耻的人,此时此刻正躺在酒肉之间,
    我也知道我不是无耻的原因,也不是无耻的结果,我只是众多无耻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细小的无耻,
    但这不足以成为我无耻的理由,也不能成为我自我原谅的理由,
    我明白我将要为我的无耻付出代价,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更大的报应等待着我,
    我逃不掉的,即使我打算逃向自我,主也会惩罚,
    主只会原谅许志永这样的人,因为他象主的儿子,带着主的意思,一刻不挺地拯救着那些苦难的人。

    分享到: